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m.jkejej.com

我依然是爱你的短篇bourne85

好容易搞定了对上海菲菲一仁的投资框架协议,回到酒店已经凌晨1点钟。
连续一周,平均日睡眠时间不过5小时,这次下决心关上手机,睡上一天。后天,
我就要回北京参加她的婚礼,打开房门,放下一大堆签约资料和笔记本电脑,冲
进浴室打开热水,肆意的放松。这个框架协议对公司无比重要,我们对菲菲一仁
的CEO方羽菲,这个不到27岁的超级雅典娜无比赞赏,她过人的商业敏锐性
以及对公司管理、运营的独到见解,征服了18家投资机构,最终我们与另外2
家机构有幸以4倍溢价谈妥了这桩生意。说实话,方羽菲这个姑娘,姿色动人,
虽因前3年经营公司已显憔悴许多,但深谙保养的她,却显得更加风韵迷人。我
们清一色的19家专业男性投资顾问,私下讨论最多的,不是她的公司,而是她
本人;不是她本人的管理能力,而是她每天穿着的超短职业群、黑色以及刚刚触
及平均水平的30C的胸。记得前天,她约我们最终三家机构私谈的时候,右腿
翘起的一瞬间,淡蓝色的小内裤隐约露出,让我们几个长期出差、肉体许久未被
抚慰的大男人,心脏狂跳不止。那一瞬间,也许只有0。1秒,但至今萦绕在我
脑海,回味无穷。

  当然,她还是单身,也许没有哪个男人有勇气接近这么一个女人。

  冲完一个爽快的热水澡,批上我的御用睡袍,打开笔记本电脑和私藏的移动
硬盘,再从旅行箱底部翻出价值1299的超仿真道具,准备在税前自我陶醉一
番。最近迷上了一个叫桃谷的JP明星,长相甜美,是邻家女孩儿的类型。打开
我的珍藏,直接调到我最喜欢的那部分,倒上润滑液,将炮弹上膛。当我将抗议
了5天被冷落了大鸟枪塞进道具后,一股释然的感觉,通过全身的神经元传向大
脑,怎一个爽字了得!我跟随的男优慢慢的抽插着,幻想自己正在抽查桃谷的粉
嫩的小穴,好不痛快。

  大概过了2分钟,正当我要加速之时,手机响了。那个许久都没想过的铃声,
那个我为她写过的钢琴曲,再次响彻。我把手机拿过来,是她。我闭上眼睛,不
知道接起电话该说些什么。1年前我们因为分居两地太久而分开,分开后唯一的
一次联系,是收到她的微信消息,她要结婚了。

  「喂,石萱。」我赶紧按下暂停,鼓起勇气接过电话。

  「江米,怎么不叫我萱萱呢。」电话那边,她调皮的说。江米是她送我的昵
称。听起来,她心情不错。

  「呵呵,萱萱,婚礼都准备怎么样了?需要我帮什么忙吗?」我得客气下不
是,而且也没别的话题适合聊。

  「嗯,差不多了,再买点零散的装饰品就行了,这边都搞的定。你方便出个
门儿吗,有个别的事儿……」她停顿了一下。「想要你帮忙。」

  「怎么着,飞鸽传请帖啊,还得出门儿。我去哪儿?」

  「到大堂前台吧。别挂电话,到了我跟你说。」

  「好。」我拿着电话,擦了擦龟头上流出来的一点液体也润滑剂,床上浴袍
准备往外走。

  刚打开门,天哪!!石萱就站在门口,拿着电话,拎着我们分手前买个她的
生日礼物——MIUMIU的粉色包包,笑着望着我。顿时,我凝固了,呆若木
鸡,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她,说不出话来,仿佛时间被凝固了,就连听电话的姿势,
都凝固在那里,好像我就这么一直举着,一点儿不嫌累。

  「喂,江米,你傻了啊!」她挂断电话,捏着我的鼻子,然后挤开我,走进
房间。

  「啊啊啊!你在干嘛啊江米!!」她刚进去,大叫起来,赶紧转身捂住眼睛,
身子扭了扭。天哪,我竟然忘了,刚才还在自我陶醉呢!道具,电脑,片子,人
赃俱获。我赶紧把房门关上,一个箭步冲到床前,开始收拾那摊赃物。

  「萱萱,对,对,对不起啊,我忘了,都来,来不及收拾。」我紧张的开始
结巴了,慌张的收拾起来。

  「江米,你还没女朋友啊。」她背对着我,轻声的问。

  「没有,没空找,太忙了。就算有,也不能随身带着啊。」我边说边把赃物
收拾干净。「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萱萱转过身来,满脸绯红,被刚才的场景吓了一跳,还没缓过神儿来。她坐
到写字桌前的转椅上,低着头,包包放在大腿上,一言不语。我打望着她,跟一
年前没怎么变,感觉没那么调皮了,说话的声音也没那么大大咧咧的。只是,她
的穿着,更加成熟知性——淡绿色的丝质衬衫,里面是白色的吊带打底衣;白色
的包臀短裙,只没过1/ 3大腿的位置,视角再往下一点,也许就看得到内裤的
颜色;肉色的丝袜,把她的纤细长腿包裹的更有轮廓,配上那双5厘米的高跟鞋,
整个就是一个OL的装扮。

  「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穿的很另类?」也许是看到我在大量她,率先开头打破
尴尬的沉寂。

  「啊,挺漂亮的,跟以前风格不太一样了。你变成熟了。很美。」我苦笑了
一下。

  她听完,再次低下头,我们又陷入沉寂中。

  「你都不问下我为什么过来找你吗?」她低着头,再次打破沉寂。对啊,我
都忘了问,好像她一直都在这个地方一样。

  「啊,太突然了,我有点短路。你是来送请帖的?」

  「去死,你以为你谁啊。还要我亲自送。」她笑着说,从包里拿出了请帖,
递给我。「顺便来送请帖。」

  「恭喜啊,他一定对你特好。」我接过请帖,打开,看到了他们幸福的婚纱
照。她笑的那么自然,但不是跟我在一起时的那种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笑,她
似乎在收敛自己,不让自己过度开朗的性格暴露出来。看着看着,我感觉自己的
手在发抖,不知是不是因为她旁边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种遗憾和不
甘,被释放出来。我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爆发出来,我把请帖放在床上,抬头
看着她,发现她眼角已含满泪水。

  「萱萱,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嘿嘿。」被我发现,她赶忙擦干眼泪,对我笑着。笑的
我好苦。

  「你公做什么的?」我力图找到一点可以聊的话题。

  「人力资源总裁,一个小公司的。」

  「条件挺不错的,还是。」

  「嗯,还行,也挺忙的,半个月不着家。」

  「他知道你来上海吗?」

  「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兰州呢。」她把包放在桌子上,用手整理了一下头发。

  「挺晚的了,你住哪儿?」

  「赶我走吗?你还是不问我为什么来。」她很平静的问我。似乎没有生气。
是啊,我为什么不问呢?也许我不敢,怕她说出一些让气氛更尴尬的话来。我似
乎感觉到,她的目的是什么。

  「说说吧,我还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终于想知道了啊。」她看看手表,「都过了10分钟了哦。」

  「对不起啊萱萱,我是真的被惊吓住了,太突然了。现在告诉我吧。」

  萱萱低下头,闭上眼睛,思索着什么,让我摸不着头脑,可能是有难以启齿
的事情,也可能是她也意识到会把我们的关系弄的更加尴尬,总之,她沉默下来。
我没有追问,看着她,等着她开口。慢慢的,她的嘴角开始抖动,眼泪如绿豆搬
大小,坠落到裙子上。

  「江米,我还着你,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我不想跟他结婚!」她突然抬
起头,对着我大喊,「江米!我还爱着你,你听到了吗?!」

  她扑到我的怀里,放声大哭,给我说着这一年一来她多么后悔当初提出分手
的那句话,后悔与他在一起。她还说,这一年,他们每月最多只会有两次性生活,
每次都草草收场。他大男子主义,虽然不使用暴力,但对人心的控制欲太强,她
很累,却因为他帮父母买了5环的房子,而无法脱身。她说自己变得俗气,追求
物质,现在后悔了,却落得如此境地。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他们约定,婚礼后
第二天,去民政局领证。

  「江米,你能懂吗?你能懂我的生活吗?我没有了灵魂,我就是一个躯壳,
再美,再,不是一摊肉身之躯,就像你梦里的法拉利跑车没了发动机一样,都是
摆设。我没有自我,没有生活,有的只是在他的意志里游走的身躯!我受够这样
的生活,但我没有勇气去挣脱自己,我才过来找你!」

  「萱萱,我懂。」真不知怎么回答。我也爱着她,每次同事给我介绍对象,
脑海里都是她的身影。彼时,我们经济上最困难的时候,与另外三个人合租6环
外的老工厂宿舍,她时常用性时无法再忍的大叫,惹得隔壁单身每次在我们完事
儿之后,独自一人在隔壁抚慰自己充满渴望的身体。我忘不了那时,她在我金融
危机时失业后给予的各种帮助,支持,为我在网上收集招聘信息,用她当时还不
算多的工资拉我到商场买名牌西装,还想方设法给我表演她最擅长的搞怪动作逗
我开心。她的厨艺更是了得,花样繁多,让我在那段最凄惨的时光里,体重反而
胖了10斤。我忘不掉我们一起时的快乐,幸福,但现在,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追
求我那时期望的幸福。

  「江米,我不要求你做什么,我们俩的缘分也许就到那儿了。我只是想,最
后一次释放自己,让自己做一件我不后悔的事情。」

  「萱萱,我能帮你做什么,你尽管说。」这句话,说出来,自己都想扇自己
一耳光。我明明知道她现在需要的是什么。不是安慰,不是说劝,不是任何物质
需求。她只想脱离那个控制欲极强的机器人,过自己喜欢的自有生活。

  「江米,你没懂。我想要你,只有今晚,我也满足。」她抬起头看着我,一
只手拂过我的脸颊,头慢慢的靠近,眼睛微闭,双唇吻了上来。我用手挡住她的
嘴唇,示意她冷静下。

  她睁开眼望着我,一副失望的表情,让我不知所措。其实,我只要鼓起勇气,
对她说,我们在一起,也许事情就这么摆平了。自小是就是一个对感情犹豫不决
的人,面对这种场面,我简直手无足措。

  她依偎在我的怀里,眼神游离着。我在内心里寻找一个勇气,让我能说出来。
我自己都不知道,阻碍我说出心里话的是什么,有一种道德伦理上的束缚,让我
无法开口。总觉得,这是一个横刀夺爱的做法。

  「江米,我不为难你,我就这么偎依着,也满足了,我只想跟你再见一面,
仅此而已。」她微笑着说。如果我有萱萱的一半勇气和敢说敢做的性格,也许今
天的问题早解决了。我思索着,闭着双眼,寻找着那个让我做出决定的勇气。

  终于,我找到了。

  「萱萱,我爱你。」我突然把她压在身下,亲吻着她的嘴唇;而她似乎被我
这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半天没反应过来,两眼盯着我,直到我们的舌头香织在一
起,她慢慢闭上眼睛,搂住我的脖子。我抚摸着她的长发,柔滑,飘逸。慢慢,
我的舌头移动到了她的脸颊,耳侧,慢慢挑逗起她本能欲望的部位,而她也开始
微微发出了兴奋的喘息声。

  当我将舌头移动到她的脖子右侧时,我的右手开始抚摸她38C的胸部。这
件丝质衬衫质地优良,摸上去柔软丝滑的感觉,但我更加喜欢女孩子的胸前是棉
质的衣服,摸起来质感更加诱人,更让人兴奋。因此,我立即将这件衬衣扣子解
开,隔着那件白色吊带衣抚摸着,那份熟悉的柔软,坚挺,瞬间让我无法自拔,
我更加用力的去抓着,她也配合的用越来越重的喘息声回应着我。

  「江米,啊啊……好怀念跟你的感觉……」她望着我,一边呻吟着,一边对
我说。

  「我也是啊,你一叫起来,我就开始想射了,你的身体,太完美了……」我
顺势把她的吊带拨下来,乳沟慢慢的显现出来,直到那个黑色蕾丝胸罩映入眼帘。
「啊,还是那么美……你以前最不喜欢穿黑色胸罩,现在怎么穿上了?」

  「穿给你看的啊,你说你最喜欢A片里的女猪脚穿黑色的胸罩、内裤和丝袜
啊。」

  我摸着那个用黑色蕾丝胸罩包裹的胸部,柔软,弹性,完美的胸型,我想看
到那两颗粉嫩的葡萄。我用嘴亲吻了没被包裹住的那部分肉体,然后将胸罩整盘
向上拖起,两块肉球被压在胸罩低端的钢圈上,形状变了样。最重要的时,那两
科粉嫩的葡萄,一点都没变。是啊,一个月两次,会改变什么呢?我的舌头伸过
去舔着,我知道她的乳头最敏感,仅次于阴蒂的小球。果然,她的手紧紧抓住我
的胳膊,大叫出来:「啊啊!江米,好舒服的感觉,多舔两下,好舒服!」

  我边舔,边解开她的胸罩,联通外衣一起脱了下去,扔到地上。她的上半身
完全裸露我的眼前,好似一副美景,美不胜收,让人血脉喷张,不能自拔。舔了
一会儿她的乳头,我把她扶起来,调整到背对我的姿势,我从后面抓住她的两个
乳房,上下左右的揉抓,食指不时拨弄乳头,同时亲吻着她敏感的颈侧。

  「啊……江米,我最喜欢前戏这么玩,舒服……啊,啊……嗯……拨弄的快
点,我想更些……」

  顺应萱萱的要求,我一只手快速的拨弄着她的乳头,另一只手摸向她的雪白
大腿。不知穿的什么牌子的丝袜,顺滑无比,但也比不上直接摸在她的肉体上舒
服。我的手轻轻的拂过大腿,伸向短裙里面,几乎摸到了私密部位的前段,她已
经非常兴奋,头靠在我的肩膀,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伸向我的睡袍,摸
到了早已挺起的大阴茎,上下慢慢的撸着。好舒服!这一年,我的这跟家伙,还
从没有被女人抚摸过,现在,一个温热柔软的手摸向他,真的感觉超棒!

  我的手也开始滑向她私密部位,手指顶着小穴。「啊!!江米,你摸到我的
小穴了,就是这里!啊……舒服死了,你把手伸进去行吗……」

  「我要脱掉你的丝袜……萱萱……」

  「嗯……」

  我扶起她,跪在床上,掀开短裙,脱掉了她的肉丝和黑色的内裤。浓密的阴
毛,早已被浸湿,晶莹剔透,我的手指刚伸过去,自然的被导入那紧实的阴道内
……「啊……进来了,江米,我喜欢……好喜欢啊,啊啊……」

  「好紧,萱萱,这一年,你怎么克制过来的,苦了你了。」

  「人家好像要,每次都想起你,然后……啊啊,嗯……然后就高潮了……嗯
……」

  我的手指在小穴里一进一出,另一只手拨弄的萱萱的乳房,而她的手也没闲
着,玩弄着我的大阴茎。

  「你还是这么大,江米。16。87,嘿嘿,我还记得呢……啊,说的我都
想要你插进来了,我收不了了……我来给你吹……」

  「不萱萱,我要直接插进来,我也受不了了,怕被你吹出来。」说着,我把
萱萱转过来,正对着我躺下。我把阴茎送向萱萱的阴道口,上下的蹭着阴核,刺
激她的同时想多蹭点润滑剂。

  「嗯嗯,江米,别弄了,赶紧进来,插进来……嗯,哦……」

  萱萱也饥渴难耐,望着她请求的眼神,我把阴茎慢慢送进她紧实的小穴内…
…真的好紧啊,那种包裹感,吸吮感,好像时刻都要把人所有的精液吸出来的感
觉。「啊啊,好爽,进来了吗江米,好爽啊……啊啊……」她大叫着。

  送进去三分之一处,感觉里面越来越紧,怕她痛,我就开始了抽插。但就这
三分之一,让我们这对儿一年光景没怎么开斋的人来说,已经很是刺激了。

  「啊啊!好舒服,江米,你比他大太多了,太有感觉了,舒服!啊啊!」萱
萱肆意叫着。

  而我,抽插时,不忘了适时再深入一些;而每次尝试深入,她都会叫的更大
声,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膝盖。我望着她,那种真正幸福的享受,久违的模样;乳
房随着我的抽插来回摆动,及其。而她那种放任自己毫无拘束的叫床声,也许只
有在我的身体下,才会被释放出来,这才是真正的她。

  「江米,你好棒啊,跟以前一样榜……啊……」她夸赞着我,腰身还是扭动
着。我感觉到那种紧实感渐渐褪去后,果断一下子插入最深处。

  「啊!!哦……好深,好深……啊,哦……好久,好久,哦……都没有,哦
……这么被深入的插了,江米……」

  「萱萱,我要给你高潮,我快射了,你的小穴太紧了,老是吸我。」

  「射在我身体里,江米!我喜欢你射进来!」

  我越来越用力的抽插着,萱萱用力的叫着,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让邻居困
扰、讨厌甚至抓狂的那种状态,没过5分钟,感觉到萱萱体内还是收紧,身体抽
搐,两眼紧逼,两手使劲儿抓这我的胳膊,她高潮了!我也不客气,趁着她高潮
的时候,继续用力加速抽插,突然感觉一股热浪冲过,我赶快停下来。

  「怎么没射,江米,我高潮了,舒服死了,一年没有过这个感觉,只有被你
插入才会来的高潮!天哪!」

  「我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萱萱,我还想要,快转过身,我要从背后插入你的
身体!」我把萱萱扶起来,转过身,她的屁股对着我。我找准部位,一下子插进
去,虽然很紧,但她留了太多的淫水出来,几乎是滑了进去。

  「哦哦,江米,背后插入真爽,比刚才更深了……啊啊!你加速啊,我感觉
特好!」

  我用力的、快速的抽插着,从背后抓着她的乳房抓来抓去,拨弄着她的乳头。
不过,刚才那股热浪,只退去不久,又席卷重来,以前每次抓着她的乳房,我就
无法自拔,这次也没例外。不到2分钟,我感觉热浪已经侵袭到了龟头,加速抽
插着。

  「啊啊啊啊,萱萱,我要射了,好爽,啊啊……」

  「射在里面,江米,啊啊……好爽好舒服,你快射……我好像又来高潮了…
…」

  果然,萱萱的小穴又是一紧,夹的我再也无法控制,一下子,射出了这一年
最大量的精子,射到她的体内……「啊啊!!江米,好温暖的感觉,就在我身体
最深处的地方,好舒服!天哪!」

  仅仅不到10分钟的战役,弄的我们筋疲力尽,她偎依在我的怀里,瞬间入
睡。我望着她幸福的脸庞,渐渐也睡过去。

  第二天下午3点钟,我从睡梦醒来,而萱萱早已坐在写字桌前,翻着我的电
脑。

  「行啦,江米,嘿嘿。你电脑里好多的A片呀。」她回头看我醒来,调皮的
质问。

  「还有你的道具,我也找到了哦,比我的小穴可差远了呢。」她展示着自己
搜出的战利品,对我吐了吐舌头。

  「哎呀我的宝贝儿,都被你发现了。」

  「江米,你晚上9点的飞机吧,我们一班。」萱萱回过头去,对我说。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没有表态,她认为我们只是这一晚而已,明天,是她的
婚礼。

  「萱萱,我……我有话对你说……」

  「江米,别说出来,我不想让你做出选择。这不是生活。生活就该自由自在,
顺着自己的想法,不是吗?」

  「不萱萱,我爱你,你别结婚了。」我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萱萱沉默的许久,打键盘的手停了下来。

  「江米,你真的不用……」没等她说完,我上去就把她拉在我的怀里。

  「萱萱,别说了,你拨他的电话,我跟他说。这是我的选择,我愿意跟你在
一起,就这么简单。」

  她看着我,热泪盈眶,扑着抱我。也许,她等这一刻等了一年,而我,终于
说出了我们共同的想法。她拿过手机,准备拨他的电话,而他却发了一个微信给
她。

  萱萱打开微信,被吓了一跳,是他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寻欢的图片!她瞬间
静止住,后面跟来一条消息:「石萱小妹妹,看到我的乳房,你就该明白了,老
郑喜欢我这个类型的,希望你能知趣!」

  萱萱本来已干的眼角,又泛湿了。不过,她马上报以一笑,看了看我,抓着
我拍了个合影,发过去,并附上文字:「那祝你们幸福哦!」

  还没反应过来的我,被萱萱扑倒在床上,撸着我的阴茎,直到他硬起来。这
一次,我们做了整整半个小时,做的她喷出了蕴藏已久的幸福之液。

  当然,我们没有退掉返回北京的机票。不同的时,她回家收拾了一下,搬到
我的住处。第三天,陪着她到民政局领证的男人,变成了我,而结婚照上的她,
瞪着大眼镜,那个无时无刻不想着搞怪的她,回来了。最后的结局是亮点,颇有反转剧的喜剧效果